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_art.htm

塞涅卡:挣扎还是顺服_减轻巨大痛苦的办法只有一个

塞涅卡丨挣扎还是顺服

波斯国王冈比西斯嗜酒成性,他最亲密的一位朋友普雷克斯佩思一直劝他要节制一些,说当国王的受万众瞩目,喝得醉醺醺的有失体面。对此,冈比西斯的回答是:“为了让你明白我从来就没到控制不了自己的程度,我这就让你看看,喝了酒以后,我的眼睛和双手照样能履行自己的职能。”说完,他端起巨深的杯子,喝得比之前更凶了,等喝得头晕脑沉、酩酊大醉后,他命令批评他的普雷克斯佩思的儿子走到门槛外边,左手举过头顶站在那里。然后拉开弓,一箭射出去,不偏不倚射中了小伙子的心脏(这是他之前定好的标靶),接着他剖开小伙子的胸腔,让人们看到了扎在心脏上的箭头。
 
 
然后他转向小伙子的父亲,问自己的手是不是够稳。而这个父亲的回答却是阿波罗也不可能射得比这还准。他没有咒骂国王,甚至连一句悲痛的话也没说,虽然他看到自己的心和儿子的心一样被刺穿了。可以说,他把话咽进了肚子里不说是对的,因为就算他说了什么气话,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什么也得不到。
 
 
我深信哈帕古斯也对自己的主上提出过一些这样的劝告,这些劝告深深地得罪了这个波斯国王,结果国王把哈帕古斯几个儿子的肉当作筵席上的一道菜端到了他面前,还一个劲儿地问这道菜做得合不合他的口味;见他饱餐了一顿自己可怜的骨肉之后,国王命人将他们的头颅拿进来,问他对自己所受到的款待作何评价。
 
 
 
这个可怜虫并没有无言以对,他的两张嘴皮子还真找到了话说:“在皇家的餐桌上,”他说,“吃什么都香。”这番谄媚之辞为他换来了什么呢?他逃过了要他将盘子里剩下的东西吃完的邀请。我并不是说,一个做父亲的在自己的国王面前就应该忍气吞声,对国王的行为不加谴责;我并不是说,对于这般可恶的魔鬼,他不应该设法给予其应得的惩罚。
 
 
 
不过,我暂时得出的结论是,即便是令人发指的暴行而引发的愤怒,也是可以掩藏起来的,而且可以强颜欢笑,说出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来敷衍过去。这种抑制悲伤的做法是完全必要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命中注定要过这种生活,要跟国王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而言,这是他们吃、喝、回话的前提。面对自己家人的死亡,他们不得不报以微笑。
 
 
 
那么,只要我们觉得还没有让人实在忍受不了,不得不放弃生命的困难,无论我们在生活中处于什么位置,我们都要让自己远离愤怒。对于处于屈从地位的人来说,愤怒具有破坏性作用,因为任何委屈的感觉都会变成自我折磨,而且一个听命于他人的人越是不满,就越是会发现这些命令很烦人。
 
 
 
所以,野兽挣扎的结果是把自己越套越紧了,粘上了粘鸟胶的鸟儿惊慌失措地想挣脱开来,到头来却是所有羽毛全都会粘上胶。枷锁套在脖子上并没紧到那样的程度,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戴着,肯定不会比抗拒它的人遭的罪大。减轻巨大痛苦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乖乖地忍着,逆来顺受。
 
 
任何权力,但凡行使起来就意味着很多人势必遭罪的话,都是长不了的。因为一旦那些各自在痛苦中呻吟的人由于某种共同的恐惧而联起手来,再大的权力也会有岌岌可危之虞。所以,当一种共同的义愤迫使人们把各自的愤怒合到一起时,很多统治者便成了暴力的牺牲品,有时候是个人暴力的牺牲品,有时候是团伙暴力的牺牲品。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