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名人传_范蠡一生纵横商、战、政三界逍遥自在活到88岁

2500年前,霸气腾腾的春秋时期,楚国宛邑(今南阳地界),有个远近闻名的疯子。

这疯子父母早亡,跟随兄嫂生活,虽家境贫寒,但他不事耕种。要么读些闲书、要么四海云游,回来后就跟乡邻混在一起,吹吹牛皮、讲讲道理,虽说的头头是道,但也就换来众人一场哄笑……无人理会。

《越绝书》里说:“他一痴一醒,时人尽以为狂,人莫可与语”。

他是那个时代的傻子、疯子、神经病。

这疯子还做过更癫狂的事情:

他25岁求职,做了越王勾践的职业经理人。在濒临灭国之时终于被重用。之后用了20年时间,辅佐勾践打败吴国,越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就在举国欢腾、召开庆功宴的当晚,这功勋卓著的疯子,静静留下一封请辞书、偷偷拐走吴越两国最美的佳人,跑了。

疯子携美女遨游七十二峰之间,后找了一处有山有水的齐国海畔,开始考虑生计。他以垦荒务农为主、兼卖食杂商货,未想很快积累数万贯家产,暴富。

齐王听闻本地有此能人,力邀共事,疯子欣然前往,又用三年时间,再造一个辉煌盛世。

同样的,职场巅峰之际,疯子再上一封请辞书,把千金家财散于邻里,潇潇洒洒,又跑了。

没多久,齐国偏安一隅,出现一神人,极短的时间内白手起家、才智相当了得。有人一打听,此人虽改了名,但这是这疯子,他又暴富……

这疯子不是神人、也非传说,而是大名鼎鼎的先生范蠡。

史上记载,范先生治国时国盛、治家时家富,一生三成巨富、又三散家财,在尔虞我诈的战乱年代,依然逍遥自在活到88岁。

如今仔细读来,范蠡这一生,纵横商、战、政三界,其实不过参透了一个字:时。






01
顺天时

什么是天时呢?

不是掰着手指、推星算月,而是相信万事万物都有其自然周期和发展规律,只要得以等到和运用这一时机,则必将事倍功半、助以成事。反之亦然。

先来说说,范先生是如何助推越王赢了那场著名的“伐吴之战”?

其实为了这一战,范蠡足足等了20年。

话说当年勾践战败,在吴国做了三年的奴隶,几乎受尽大辱、九死一生;回国后又卧薪尝胆、憋屈苦闷,他早已忍无可忍,没二年就嚷嚷要发兵,实现复仇大计。

但范蠡却一直拦着,他不停的说服勾践:等等,等等,再等等。

范蠡究竟在等什么?他在等他的天、地、人三境合一。

说到底,他是在等“地、人”,都顺应天时。

范蠡掐指一算:“日长则昃,月满盈亏”,世事总有兴废盛衰时。吴国此时国势正盛,我们打他不赢。但君不见,吴王也正因此而日渐骄纵。大概过不了不久,必然处处结怨于诸侯,到时形势自然生变……此为“天时”。

为了等待“天时”,范蠡还主推越国做了几件大事:

他一边安排越国暗自发展经济和兵力;一边劝说越王继续低三下四、俯首称臣;甚至还遍寻美人给吴王,以加速迷乱其心智……此为“人事”。

他说“定倾者与人”,人可在等待天时的过程中,尽可能发挥主观能动性,一为自己做好准备,二为顺水推舟、施以小计,去加速形势的发展变化

同时,范蠡提出:“劝农桑,务积谷,不乱民功”,其实就是大力发展农耕和生产,此为“地和”。

他说“节事者与地”,因为地是一切的基础。

(特别备注:天时地利人和,是孟子提出的,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范蠡提出的是: 持盈者与天,定倾者与人,节事者与地。)


而范蠡善于观天时,绝不止这一件事:

二十多年前,他刚到越国,就曾预见勾践此仗必败,他劝勾践不要打,依据正是:“天道要求我们盈满而不过分,气盛而不骄傲,辛劳而不自夸有功”。可当时的勾践气血方刚、哪里听劝。



范蠡经商也是一样:

他观察万物生长的时序,认为“天时决定农业”,按照时节、气候、民情、风俗等自然特点,来决定自己的生产,并利用“时差”在各国之间进行贸易、互通有无……如此自然获利。

有据可考的是:范蠡年少时曾跟随一位老师:计然,对其一生影响深远。而这位计然老师,正是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的学生之一。

道家第一要义:道法自然。

正是揭示了生命发生发展都有其客观规律。人只有顺着规律行事,才能真正发挥积极作用。


02

观长时

什么叫“长时”?

正是不看一朝一夕、不看一时得失,而是把人、事、物,放到一个整体发展过程、放到全局观里看。

再来说说:范蠡在越国立了奇功,明明居功至伟,可为什么急吼吼的跑了?



理由有三:

他看勾践初继位时,政已初荒。那时的勾践“出则禽荒、入则酒荒、不慎夭教,无德于民”。

范蠡看在眼里、明在心里:那个富贵时荒唐的君王才是勾践的本来面目,贫贱时的忍辱负重,不过非常态而已。

他看勾践平素品行心性。早年范蠡劝勾践不必打仗,但他听信谗言、亲近小人、刚愎自用;而打了败仗之后,又能立刻拉下脸皮求为自己收拾残局。再加上他被囚吴国和极尽隐忍这些年,此等心性绝非一般,精明的范蠡对此暗记于心。

他看面相。范蠡给文种留书说:“越王为人长颈鸟 ……子何不去?”长颈鸟 ,让人不禁想起秦始皇的面相“蜂准、长目,挚鸟 ,豺声”,人说“面由心生”,不过是长期的品行个性反应在脸上而已。

所以范蠡观人,不是侧重某一点、某一面、某一时,而是更善于将人放在一个整体的时间维度(长河)里来看。

好友文种不听他这套,结果很快为勾践所不容,被赐死。

他不仅观人如此,打仗、经商也是同样。

他曾提出著名的“知斗则修备,时用则知物”,就是打仗也好、商品流通也罢,如果因用不上、没有利益,就弃之如敝屣,那就太短视了。不如做好市场调研,根据自然规律和年景变化,早做预判、决定取舍。

他的“待乏贸易”原则也是同样:他说“夏则资皮,冬则资緆(细麻),旱则资舟,水则资车”,要储备别人没有想到、但会用上的东西,候时转物、超时以待,才能在市场上占据优势。

所以,范蠡一世高明,往往在于他对时局和走向有着精准的预判。

而他之所以能够精准预判,往往在于他能把人/事/物,放在一个整体的发展过程里、一个更高的视觉维度里,即:跳出来看。



03

抓极时

那么什么是“极时”呢?

就是事物发展的两极。

承前所述,既然观事物要“知天时(自然规律)”、“观长时(长期走向)”,那么观测之后,最重要的就是抓住“极时”。就是:抓住形势转化的那关键一刻。

同样我们说说:范蠡在齐国二度从政之后,明明位居相国、一切如意,可他为什么又辞了?

对此,范蠡自己说了一句话:

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致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详。

当时的范蠡,随便经个商,已然成了当地首富;顺道做个官,竟然贵为一国之相。这在别人看来是人生大喜,羡慕不已,可范蠡却觉得极为不详:自己乃一介布衣,商也好、政也罢,做到这里,真的已经是“极点”了,久居其中,必然转衰、必然不祥。

其道理正是:“日长则昃,月满盈亏”, 万事万物总有兴废盛衰时。

做官和做人一样,越在高位时,越要懂得谨慎、低调、谦逊和悲悯。

范蠡经商,自己也总结了一点,“一贵一贱 极而复返”,其实是同样的道理。

他摸索市场规律和供求关系,发现商品的涨落总有个极限(当商品价格上涨,人们就会更多投入生产,这就为下跌创造了条件),贵到极点后一定会下落,而贱到极点也自然会上涨,如此周而复始,不断轮回。

所以,他“贱取如珠玉、贵出如粪土”,别人看不上的东西,他视之如宝;别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他始之为粪土。

范蠡的“从商之道”,往往正在于抓住这转化的极点。

而从商和做人一样,越在低点,往往越不必气馁,倒不如去冷静发现这其中天赐的机会。



04

最后,不妨总结一下,以上可以直接拿来的一些智慧:

1.永远不用悲观绝望。对手越在高位,往往越有这致命的弱点;而你越在低位,往往却有天然优势;

2.永远不要骄傲狂妄。越在高位,越贵在自省自知,越要懂得谨慎、低调和谦逊;

3.任何时候,敬畏自然。顺应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方可事半功倍;

4.任何时候,独立思考。不盲目盲从,不看表面,而抓住内在的本质……

如此,愿可如他一般:一生潇洒、自在田园。


PS:

为什么想写范蠡?

因为《那年花开月正圆》一剧里,学徒房里朗朗诵读的“陶朱公生意经”,正是范蠡的作品。里面的很多从商理论,如今读来,在做人、做事上,一样颇有效用。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