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胜利(2)(从贻笑大方到执牛耳者 - 美国高等教育的蜕变

B1

简而言之,19世纪中期的美国大学制度都是有希望的,没有产品。尽管如此,事实证明这种承诺是非凡的。一个隐藏的优势是,该系统几乎包含了应对未来学生需求的快速扩张和新兴入学所需的所有要素。它拥有必要的物质基础设施:土地,教室,图书馆,教师办公室,行政大楼等。这种实际存在并不集中在少数人口中心,而是散布在一个大陆国家的陆地上。它已经有教职员工和管理人员,学习计划,课程设置和章程授予大学授予学位的能力。它有一个既定的治理结构和维持多种收入来支持企业的流​​程,以及在当地社区和更广泛的宗教派别中建立的既定支持基础。系统缺少的主要是学生。

简而言之,19世纪中叶的美国院校体系,承诺满满,成果未现。尽管如此,事实表明这是非同凡响的承诺。这个体系的一个潜在优势就在于它基本具备了应有的条件,足以应对未来招生的激增和学生需求的迅速扩张它拥有必要的物理设施:。土地,教室,图书馆,教员办公室和行政大楼等等这些实体设施并不是集中在几个人口稠密区,而是分散在在这个大陆国家的广袤土地上。它的师资和管理已到位,课程大纲,课程设置和颁发学位的资质已具备,管理架构和维持企业多种收入流的一套程序已成型,同时,它拥有当地社区和更广泛教派的固有支持。这个体系主要缺生源。

另一个优势来源是,这个完全不同的大学和大学的不同集合成功地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幸存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过程。作为一个从未享受过保证拨款奢侈品的市场机构(这对于公立和私立学院来说都是如此),大学通过从潜在捐赠者那里掏出美元并向可以支付学费的未来学生推销自己而幸免于难。他们必须善于满足各个市场中主要选区的要求。特别是,他们必须对未来学生在大学期间所寻求的内容敏感,因为他们支付了大部分账单。大学也有很强的动力与毕业生建立长期关系,

这些参差不齐的大学和学院,虽然大都资质平平,但他们经过达尔文式的自然选择过程,在激烈的竞争中幸存下来,这是他们的另一个优势所在。基于市场机制的院校机构(公立和私立都是如此)从未享受过保障性拨款这样的好事,之所以能生存下来,靠的是向潜在的捐赠者募集资金,以及向有能力支付学费的学生推销自己。他们需善于迎合各自市场里关键客户的需求,尤其要敏锐地把握潜在学生对大学体验所抱的期待,大部分毕竟开支的英文由学生来支付的。而且,毕业生可能会成为新生和捐赠的主要来源,这极大地促使他们与毕业生建立起长期关系。

此外,学院的结构 - 有一个外行董事会,强大的总统,地理位置隔离和独立的财务 - 使其成为一个非常适应性强的机构。这些学院可以在未经教育部长或主教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变革。总裁是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他们的明确使命是保持学院的可行性并扩大其前景。他们必须充分利用地理和宗教信仰为他们提供的优势,并迅速适应相对于竞争对手的关于计划,价格和声望等关键制度问题的转变。另一种方法是破产。1800至1850年间,40所文理学院关闭,占总数的17%。

此外,这样的院校架构(校外人士董事会,校长强势,地理偏远,财务独立)使之成为了一个适应性极强的机构。这些院校可自行调整而无须征得教育部长或主教的许可。校长是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他们的使命很明确,就是维持学院的生存和开辟广阔的前景。他们必须充分利用地理和教派背景带来的优势,在课程,价格和声望等院校事务上迅速。调整竞争定位而另一种选择则是破产,1800至1850年间,40所文理学院关门大吉,占总数的17%。

成功的大学也深深扎根于全国各地的孤立城镇。他们代表自己是教育当地领导人并为其社区提供文化中心的机构。学院名称通常是镇名。19世纪中期幸存下来的大学已经准备好利用学生兴趣的激增,新的资金来源以及上大学的新理由。

成功的院校也深深扎根于全国各地的偏远小镇,它们自诩是培养地方领导人的摇篮和社区的文化中心。学院的名字通常就是小镇的名字。这些在19世纪中叶幸存下来的院校,面对学生即将涌现出的兴趣,新的资金来源和新的上大学的理由,已蓄势待发,准备乘上这一东风。

B2

美国大学保留了民粹主义的光环。因为他们位于全国各地的小城镇,并被迫在同样的情况下与同龄人竞争,他们更加关注生存而不是学术标准。结果,美国体系呈现出一个中产阶级而非上流社会的角色。贫困家庭没有送孩子上大学,但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可以。入学很容易,学业挑战适中,学费可管理。这为大学创造了广泛的流行基础,大部分都是从牛津剑桥式的精英主义中拯救了它。该学院是社区和教派的延伸,是一个熟悉的当地存在,公民自豪感的来源,以及代表世界城镇的文化化身。公民没有一个家庭成员与学校联系,以感觉学院是他们的。当高等教育入学率开始飙升时,这种民粹主义的支持基础变得非常重要。

美国院校保留了平民主义的氛围。他们坐落于全国各地的小镇,被迫与同侪在同一环境下竞争,因此他们更关心生存而非学术水准。结果,美国高等教育体系就呈现出中产阶级而非上层阶级的特质。虽然贫困家庭无力送子女上大学,但普通的中产家庭可以。入学简单,学业挑战适中,学费也可以设法应付。这为院校创造了广泛的民众基础,使得这个体系能很大程度上独立于牛津剑桥式的精英主义而存在。院校是社区和教派的延伸,是常见的地方机构,是城镇居民的骄傲,是展示给世界的城镇的文化名片。即使没有一位家庭成员和学校沾边,居民也觉得这是他们的学校。当高等教育招生人数出现井喷式增长时,这种支持院校的平民基础变得极为重要。

美国高等教育模式的最后一个特点是其实用性。随着它在19世纪中期的发展,高等教育系统将这种实践取向纳入标准模型学院的结构和功能。土地赠予学院既有效又是文化偏好有用的原因。关注有用的艺术被写入这些机构的DNA中,作为美国努力将绅士或知识分子转变为学校的实际追求,强调创造和谋生的表现,而不是获得社交波兰或探索文化高度。这种模式广泛传播到系统的其他部分。结果不仅仅是将工程和应用科学等科目纳入课程,而且还将学院本身作为商人和政策制定者解决问题的方向。消息是:“这是你的大学,为你工作。”

美国高等教育模式的最后一个特征是其实用性。随着它在19世纪中叶的发展,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也让标准学院的结构和功能融入这样的实用性。赠地学院源于偏爱实用性的文化,同时也造就这样的实用性偏好。美国力图将“绅士或知识分子的院校”变为“实用型的学校”,点这体现在对实用技艺的重视,这已刻进了这些院校基因里,所他们强调地点的不是社会身份镀金或者探求文化高度,而是制造和谋生。该模式广泛传导到体系的其他领域,结果,不仅工程学和应用科学被纳入了课程体系,而且学校自身也倾向成为协助商人和决策者的问题解决者。它传递的信息是,“这是你的学院,为你服务”。

所有这些都非常受消费者的欢迎,但它并没有使美国大学成为知识成就中心和知名度。然而,这种情况在19世纪80年代开始发生变化,当时德国研究型大学涌入美国教育界。在这个新兴的模式中,该大学是一个产生尖端科学研究的地方,并为知识精英提供了研究生水平的培训。新的研究模式给予了制度上过度建设和学术上无与伦比的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的学术信誉,这显然是缺乏的。这是第一次,该系统可以开始宣称是最高水平的学习场所。与此同时,大学入学人数大量增加,

所有这些都大受消费者的欢迎,不过,美国院校并未就此成为聚集学术成就和满载盛誉的地方。但在19世纪80年代,这一情形开始发生变化,那时德国研究型大学正在美国教育界崭露头角。新兴模式下的大学是一个研究尖端科学和培养研究生及知识精英的地方。研究型的新模式为平庸泛滥的美国高等教育注入了学术信用,显然这是它一直缺乏的。第一次,这个体系可以开始宣称自己是顶尖的求学场所。同时,大学录取人数的激增,又解决了旧模式下学生长期短缺的问题。

B3

但美国没有采用德国模式批发。相反,该模型适应了美国的需求。研究型大学是一个附加,而不是转型。德国大学是一所精英学院,主要侧重于研究生教学和高水平研究,只有在国家支持强劲而稳定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由于这种资金在美国尚未出现,研究生教育和学术研究只能在适度的水平上存在,并且只有嫁接到美国大学本科学院才能获得。它需要来自大量本科生的财政支持,他们支付学费并为国家机构提取人均拨款。它还需要来自现有美国大学的民粹主义和实用性的政治支持和社会合法性。高水平的研究生学习取决于本科生的经验,这种经验可以广泛使用,而且在理智上也不是太苛刻。简而言之,它需要学生。在20世纪,学生们来了。

但美国并没有不加区别地照搬德国模式。而是使之适应美国的需要。研究型大学只是一个补充而不是一个转型。德国大学是精英学府,主要侧重于研究生教育和高层次的研究,这只有在国家持续提供强有力的稳定支持下,才可能实现。在美国,由于没有现成的资金,研究生教育和学术研究只能适量存在,并且只能根植于美国坚实的本科教育。它需要来自大量本科生的经济支持,后者不仅支付学费而且为州里的大学取得人均拨款。它还要基于美国现存院校的平民性和实用性争取政治支持和社会合法性。高层次的研究生教育依存于广泛可得的且智力要求不高的本科体验。简而言之,它需要学生0.20世纪,学生们来了。

到那时,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利用它在前几年的竞争生存斗争中建立的能力。与较老的,更加杰出的欧洲机构相比,它作为一个提供了许多实际利益的民粹主义企业享有广泛的公众支持。感觉就像我们的机构而不是他们的机构。为了生存,该系统不得不竭尽全力让学生感到高兴,这意味着提供丰富的社交娱乐 - 包括兄弟会,姐妹会,当然还有足球 - 以及一个没有过分挑战的学术课程。我们的想法是让学生如此融入他们认同的机构 - 这有助于确保他们以后的生活会继续穿着学校的颜色,

经年的生存竞争铸就了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的实力,到了20世纪,它完全有优势去发挥这一实力。相较于更加古老著名的欧洲学府,它作为平民企业,带来许多实际的好处,享有广泛的公共支持。人们感觉这是“我们的”机构,而不是“他们的”。为了生存,这一体系不得不想尽办法取悦学生,这就意味着,提供丰富的社交娱乐活动,包括兄弟会,姐妹会,当然还有足球,而且不会提供要求过高的学术课程。的它们就是理念学生让深陷其中并对学校逐渐产生认同感,这有助于确保他们在未来的生活中保持学校的本色,回母校参加同学会,让孩子来这儿上学,并慷慨捐赠。

今天你看到这种民粹主义品质的一种方式是人们使用的语言。美国人倾向于交替使用学院和大学的标签。然而,在世界其他地方,“大学”指的是最高水平的高等教育,提供学士学位和研究生学位,而“大学”指的是更像美国人所谓的社区学院,提供副学士学位和职业培训。因此,当英国人或加拿大人说:“我要上大学时,”它具有精英优势。但对于美国人来说,大学这个词被认为有点狡猾和自命不凡。他们倾向于说:'我要上大学',无论那个机构是哈佛大学还是当地的贸易学校。这是非常误导的,因为美国的高等教育是非常分层的,根据机构的状况,收益根本不同。但它也具有民粹主义的特征,这种说法认为大学几乎任何人都可以访问。

今天,你可以从人们使用的语言中看到这种平民主义的特质。美国人往往互换使用“大学”和“学院”这两种叫法。然而,在世界其他地方,“大学”指的的英文最高层次的高等教育,颁发学士或研究生学位;而“学院”更像是美国人所谓的社区大学,提供专科学位和职业培训所以,当英国人或加拿大人说“我要去上大学”时,带有一种精英的优越感但对于美国人而言,说这个词显得有点一本正经和自命不凡。他们不管上的是哈佛还是地方的中等职业学校,都更倾向于说:“我要去学院上学。“这颇具误导性,因为美国高等教育的层级异常分明,不同层级院校所享受的福利差异悬殊,但它仍然典型的平民主义色彩,主张任何人基本上都可以上大学。

B4

进入20世纪,该体系享有的另一个优势是美国的大学和学院往往享有较高程度的自治权。对于仍然占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大多数的私立非营利机构而言,这一点最为明显。一个非专业人士拥有该机构并任命总裁,他担任首席执行官,设定预算,并管理教职员工。私立大学现在获得了大量政府资金,特别是研究补助金和学生贷款和奖学金,但他们在学费,薪酬,课程和组织方面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这使得大学能够快速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条件,应对融资机会,开发新项目以及开放研究中心。

进入20世纪以后,这一体系的另一个优势表现在,美国的学院和大学往往有高度的自主性,这在私立的非营利机构中尤为明显。美国大多数高等教育机构都是这一类型的,它归属于校外人士董事会,并由董事会任命校长,校长兼任首席执行官,制定预算和管理教职员工。现在的私立大学获得了大量的政府拨款,专门用于研究补助,学生贷款和奖学金,但他们在学费,薪酬,课程和组织方面拥有广泛的自主权,这使得大学能够迅速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回应资助机会,开发新项目以及成立研究中心。

公立大学受国家治理的约束,国家提供拨款支持核心职能,并形成政策。这限制了预算,学费和薪酬等问题的灵活性。但是,国家资金只占总支出的一部分,随着你上升到制度地位阶梯,这一比例下降。美国的旗舰公立研究型大学的预算通常不到该州的20%; 弗吉尼亚大学的比例低于5%。地区州立大学从该州获得大约一半的资金。因此,公共机构需要使用与私立机构相同的方法来补充资金 - 包括学生学费,研究补助金,服务费和捐赠。这使他们有足够的自由度跟随私人领导者适应市场和追求机会。公立研究型大学拥有国家控制权最大的自治权。长期名列前茅的公立大学 - 加州大学和密歇根大学 - 在州宪法中保证了自主权。

公立大学归州管辖,州政府为公立大学的核心职能提供拨款并决定它的政策方向。这限制了大学在预算,学费和薪酬等问题上的灵活性。但政府资助只占总支出的一部分,而且,机构所属的级别越高,资助的份额就越小。通常,美国一流研究型公立大学得到的政府资助不到他们预算的20%。比如弗吉尼亚大学,这一比例低于5%。地方州立大学有一半资金来自于州政府。因此,公立机构需要采用私立机构的方式来补充资金 - 通过学生学费,科研补助金和服务费用。这赋予了他们很大的自由度,他们可以像私立机构那样去适应市场和寻求机会。研究型公立大学拥有州管辖下的最大限度的自主权。对于长期高居榜首的公立大学(加州大学和密歇根大学),其自主权是受州宪法保障的。

事实证明,自治对于健康和充满活力的高等教育体系非常重要。大学作为新兴机构运作得最好,其中的倡议从下面冒出来 - 教师追求研究机会,部门制定计划,管理者启动研究所和中心以利用环境中的可能性。国家高等教育部门的中央计划旨在将大学转向政府目标,但这种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往往会扼杀那些对该领域最了解且最符合市场需求的教师和管理者的创业活动。您可以量化国家自治对大学质量的影响。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家Caroline Hoxby及其同事做了一项研究,将大学的全球排名与来自国家的大学资金比例进行了比较(使用上海交通大学计算的排名)。他们发现,当国家基金预算的比例上升一个百分点时,大学就会下降三个等级。相反,当竞争性拨款的预算比例上升一个百分点时,该大学上升了六个等级。

结果表明,自主权对一个健康的动态的高等教育体系非常重要。大学作为新兴的机构出现时,运行得最好,在这个初期阶段,进取精神不断自下而上地涌现出来 - 教员追寻科研机会,部门开发项目,管理者开办机构,创立中心以便利用环境中存在的各种可能。国家高等教育部门的中央计划设法将大学导向政府目标,这种但自上而下的决策往往抑制了职业:教师状语从句:管理人员所倡导的活动,尽管才是他们对高等教育领域状语从句:市场需求最了解的人。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卡罗琳·霍克斯比和她的同事们进行了一项研究,对比了大学世界排名和政府资助在大学经费中的占比(采用上海交通大学世界大学排名的计算方法)。他们发现,当政府拨款在预算中的占比上升1个百分点时,大学排名就会下降3位;相反,当竞争性资助在预算中的比例上升1个百分点,大学排名就会 上升6位。

B5

在19世纪,教会和国家的微弱支持迫使美国大学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高等教育体系,这个体系是精益的,适应性的,自主的,消费者敏感的,部分自我支持的,并且是从根本上分散的。这些不起眼的开端为系统提供了核心特征,使其成为世界领先的系统。这个不起眼的大学集团在世界排名中名列前茅。到了21世纪,美国大学占世界前100所大学中的52所,前20名中有16所。在21世纪,诺贝尔奖获得者中有一半是美国院校的学者。与此同时,该系统的手到口融资变成了非凡的财富。拥有最大捐赠基金的美国大学是哈佛大学,价值350亿美元; 欧洲最大的是剑桥,

19世纪,美国院校由于缺乏教会和国家强有力的支持,被迫发展出一种新型的高等教育体系,它精简,适应性强,有自主性,敏锐抓住消费者的需求,半独立经营,并且彻底去中心化。低起点赋予该体系的核心特性使它领先于世界,这一批不为人知的学院进入了世界顶级大学之列。到了21世纪,世界大学排名100强美国占52席,前20占16席0.21世纪一半以上的诺贝尔奖得主是美国机构的学者,同时,该体系的财政状况出现了从勉强维持到坐拥巨额财富的转变。在美国,获得捐资最多的大学是哈佛,350亿美元;在欧洲,受捐资最多的是剑桥大学,80亿美元。

确实破碎了财富。美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不再是一个笑话,已成为世界羡慕的对象。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它是一个没有计划的系统,因此没有其他人可以模仿的模型。这是一个在特殊情况下出现的意外:当国家薄弱,市场强大,教会分裂; 当土地太多而买家不够时; 当学术标准很低时。祝你好运,试图在21世纪的任何地方复制这种模式。

从赤贫到巨富,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不再是一个笑话,而是被全世界所羡慕。然而遗憾的是,由于这个体系不是在计划下产生的,因而没有可供效仿的模式。它是在特定历史环境中意外出现的,当时国家弱,市场强,教派分裂,土地大大供过于求,而且学术标准低。如果试图在21世纪的任何一个地方复制这种模式,那就只能祝君好运了。

编译:窗窗君

来源:另一窗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