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 | 教工 | 校友 | 考生 | 访客

大学生“三下乡”流行这样上“头条”

当“保健师”


  @上饶横峰县司铺乡V:非常感谢上海海事大学师生一行来到我们横峰县,对贫困学生的走访和了解,非常感谢他们这种无私的爱心活动,相信这些孩子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会用最好的成绩答谢关心和资助他们的老师和哥哥姐姐们。

  微追踪

  今年暑假,微博上、微信好友圈,甚至在不少记者的手机里,都能看到大学生参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的活动信息。从传统的邀请媒体记者采访,到如今流行运用微博微信进行实践活动“微直播”。大学生“三下乡”上“头条”的方式悄然发生变化。

  带着新媒体参加实践活动

  今年暑假,“带着微博三下乡”登上热门话题榜,截至目前,该话题榜共发布1.8万条讨论,吸引了400多万人次的阅读量。从班级到学校,各大高校的社会实践活动队伍,纷纷通过这个热门话题榜来传播各自的“三下乡”动态。

  上海海事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大二学生武曦今年和同学们一起前往横峰县回访了16名往年资助的贫困学生,并走访新的农村困难家庭。“我们学院与横峰县建立了长期帮扶的联系,每年暑假都会安排队伍过来,今年是第三年了。”武曦告诉记者,除了坚持传统,他们还鼓励队友们善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扩大活动影响力。据介绍,上海海事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师生已连续3年利用暑期深入横峰县开展 “扶贫助困”活动,共走访贫困家庭30余个,帮助学生累计20余人。

  “今年的爱心援助活动从7月10日开始,3天里走访了横峰县4个乡镇,为了解决出行车辆问题,我们通过微博发布求助信息,让社会热心人提供帮助。”武曦表示,“三下乡”期间他们发布了上百条微博,新媒体的运用,不仅让他们随时记录分享实践活动的动态,更实实在在地解决了一些问题,而他们的坚持和努力也得到了不少媒体的关注。

  “我们志愿服务了40天,每天给学生们上心理健康辅导课,对学生进行一对一的心理辅导。”江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负责人程可心告诉记者,他们一直坚持着自身的传统,结合心理专业特长,对南昌几所定点帮扶学校的孩子进行心理辅导,并形成专业的心理调查报告。“学校媒体也是我们重要的宣传平台,学院《心理咨询报》的记者全程参与了我们的活动报道。”

  江西中医药大学灸学院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结合专业特色,来到井冈山当起“保健师”,为患有肩周炎、颈椎病等疾病的群众进行推拿保健服务,并通过新媒体及时播报。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今年暑假赴鄱阳县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的“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他们在走访当地留守儿童的过程中,除了运用新媒体即时播报,还计划拍摄并剪辑微电影《候鸟》。“微电影《候鸟》中有我们和孩子们的回忆,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我们的微电影,关爱留守儿童。”一名参与社会实践活动的大学生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社会实践活动需去伪存真

  每年暑假都会迎来各式各样的大学生开展社会实践活动,而媒体报道也成为“三下乡”队伍评优评先的重要依据。一时间,关于大学生社会实践活动“求报道”的争论也发人深省。

  “我带队开展社会实践活动14年,个人认为实践活动对一个用心思考的学生,特别是城市学生,去认识农村是非常有帮助的,同时大学生的到来对农村也有一定影响 。宣传是必要的,但不要过了,只要认真去做了,又何必在乎是不是优秀实践团队。”江西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师叶绍义如是说。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王卫明认为,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求报道”主要原因在于考核机制过于功利,其次是部分大学生也有功利心理。“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的真正意义在于了解国情、民情、社情,发挥专业特长,提升自己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坚定报效国家、为民服务的理想和信念。”


  “就新闻专业学生而言,可以为乡村百姓做些与专业相关的事情,如帮忙推销农产品、普及网络知识、帮助招商引资、帮助开通乡村微博、宣传报道乡村模范人物等。”王卫明认为,大学生参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应该更新观念,注重结合专业特长,并学会善用新媒体。

  “考核标准决定价值取向。”南昌市社科院社会研究所副所长戴庆锋表示,学校应该对教育评价机制进行反思并做出调整。“考核制度是否科学合理?是否包含‘行政化’的标准过多?同时,大学生是否真正明白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的用意?理顺了这些问题,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不仅不会跑偏,而且更容易借助媒体上‘头条’。”

  本报记者 尹 坤

  作者:尹 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