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 | 教工 | 校友 | 考生 | 访客

问题少年的蜕变 “七彩阳光”驱散“阴霾笼罩”(组图)

“阳光班级”学生们在上音乐课

“阳光班级”学生们在上音乐课

金老师与小武面对面交流

金老师与小武面对面交流


  曾经,他们处于“家长管不了、老师很难管、社会很少管”的状态,走偏成长路,一步步迷失自己,一步步走向犯罪;现在,“阳光班级”模式下的关爱,让他们逐步摆正自己,回归社会。“他们”,指的是“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这个群体。“阳光班级”模式不仅是教育模式的创新,还凸显了社会对此类青少年群体的不抛弃、不放弃。

  成长阴霾

  在丰城市阳光学校的“阳光班级”学生转化情况表上,小武(化名)被这样描述:“最大的问题就是偷盗,而且已经演变成了一种习惯。偷东西没有目的性,见什么就拿什么,小到纸笔,大到钱财。有时会跑到教学楼、办公楼去关闭电闸,直接导致学校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因父母均在外务工,小武便由爷爷奶奶照顾。爷爷奶奶的百般疼爱却造就了小武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毛手毛脚的坏毛病。小武的爷爷说:“那时候的他,可以说大家看到他的背影就害怕。就拿偷东西来说,偷的东西他也不用,就是随手丢,图的就是一时好玩。”小武的种种行为造成了无论是村里的学校还是市里的私立学校都不愿接收。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在学校认真读书,小武爷爷很难过,还生怕哪天孙子犯事进监狱。

  厌学逃课、沉迷网络,对于陈许(化名)来说,学校不是求学获知的地方,网吧才是真正的“课堂”。早年父亲去世,母亲的溺爱加之较少的沟通交流,造成了陈许内心的孤独。进入高中后,他结识了一些不爱读书的伙伴,开始了“逃学上网”的日子。“对于孩子,我总想给他最好的环境去接受教育,看到他沉迷网络,我当时真不知道孩子以后的未来在哪里。”陈许母亲谈及两年前的陈许,总是大为伤心。

  在小伙伴的眼里,张军(化名)性格倔强固执,平日花钱大手大脚,遇到事情容易情绪化,处理方式简单粗暴,动辄恶语拳脚相向。那时因学习成绩不好,张军被老师批评、同学疏远。慢慢地,张军与一些有类似问题的同学抱成团,并与一些社会青年交往,沾惹了一些社会不良风气。

  …………

  交友不慎、沉迷网络、厌学逃课、偷窃、故意损坏财物等不良行为,让这些孩子遭遇了“成长阴霾”。据统计,截至今年10月,在全省有不良行为青少年共9746人。丰城市阳光学校校长万津波说:“拉一把他们就有希望,推一把他们就完了。”针对此情况,我省根据有不良行为青少年主观恶性的大小、不良行为的严重程度,进行分类教育管理矫治。其中,针对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的教育矫治,团省委依托省综治委“预青”专项组这一平台,经过深入调研,在全国率先探索了通过在职业学校开设“阳光班级”这一模式。

  迷途阳光

  “阳光班级”是对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进行半军事化管理关爱矫治的地方。“阳光班级”模式推广两年多来,丰城市阳光学校、德安县启明学校、东乡县机电中专等职业学校的“阳光班级”在对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的教育矫治上取得了良好效果。一大批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从中受益,褪去“坏孩子”标签,重拾最本真的自己。记者从权威部门了解到,截至今年10月,全省已依托16所职业学校,开办了26个“阳光班级”,累计招生1130余人。

  “褪标签化”,这是“阳光班级”做的第一件事。来到率先推行“阳光班级”模式的丰城市阳光学校,若不是老师提醒,记者很难辨别“阳光班级”学生与其他学生的区别。“阳光班级”的学生和校内其他学生一样都穿印有“丰城市职业中学”字样的校服。学校老师把“阳光班级”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做到同吃、同住、同学习、同活动、同进步。

  除去一般课程的设置,“阳光班级”还推行自信教育、感恩教育、前途教育,从心底里呼唤孩子内心中最柔软最纯真的情感。每个“阳光班级”的孩子都有自我实现的需要,制定可行的近期目标和职业生涯规划,注重让学生“跳一跳能摘到桃子”,努力一下就能达到,“务实作风”也是着力培养的。德安县启明学校通过让学生不断地从微小成功中体验到付出与收获的喜悦,从而不断获取自信,最终实现自己心中梦想。

  小武告诉记者,在“阳光班级”里,他最喜欢金老师。金老师有时在学习上给他指导,有时如同知心朋友般和他聊天。金老师能明白他,他也打心眼里信任金老师,慢慢地他认识到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很“荒唐”。小武口中的“金老师”在丰城市阳光学校同时兼任军事教官和班主任,他爱生如子,和任何一个“阳光班级”的孩子都能交朋友,真正走进了孩子们的心里。

  “阳光班级”模式如同成长阴霾中的阳光一般,为这群孩子提供一条“蜕变”之路。该模式找准了目前社会上的不良行为青少年无处可去,学校内的不良行为青少年无人可管,职业高中、中专招生困难,县级工业园区招工难的切入点,通过发挥“预青”专项组的桥梁纽带作用,将几方的利益诉求有效互补,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七彩蜕变

  “现在的小武啊,比以前懂事多了,回家后还帮我俩做做家务,以前的那些坏毛病也改掉了。”小武爷爷告诉记者,小武经过“阳光班级”的转化,“偷盗行为”得到了根本转变,生活自理能力得到很大提高,能主动与老师和家长沟通,自信心也提高了,不再是老师和同学们说的“坏学生”了。

  在德安县启明学校经过近4个月军事化训练,以及生活体验、课余素质拓展活动、赏识教育、心理咨询等课程的辅导,陈许在锻炼了毅力、养成自主性思考习惯的同时,端正了学习态度,对生活充满了信心,还为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安排。在老师的帮助下,对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并于2013年3月获市中职学校技能竞赛计算机组装与调试个人三等奖。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东乡县机电中专“阳光班级”的老师根据每名学生的实际情况因材施教,正确引导。经过一番努力,张军虽然还存在着一定问题,但与之前相比,脾气改了很多,能较好地遵守纪律,也能较好地接受老师的批评教育,团结同学,学习成绩也提高了不少。点滴进步,慢慢地在张军身上显现。

  像以上“蜕变”的例子还有很多,一个个“问题”少年逐步迈入正轨,重新开始学习和生活。截至今年10月,我省依托16所职业学校建立开办的26个“阳光班级”成功转化了860余人。谈及“阳光班级”模式及“阳光班级”模式下的蜕变,结合青少年群体的心理发展特点,江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张璟说:“生理上的快速成熟使他们产生成人感,心理发展的相对缓慢使他们仍处于亚成熟状态,这是造成青少年心理活动产生种种矛盾的根本原因。针对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推广‘阳光班级’教育模式,为一大批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提供个别化教育,体现了教育的至高宗旨—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希望之翼

  教育矫治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的“阳光班级”模式得到中央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的高度肯定,并专门刊发简报予以推广。全省在推广“阳光班级”模式的过程中,无论是在“阳光班级”开设学校、招生方式还是未来去向上,都作了较为人性化的考量,如自愿入学,离班后可回原学校就读或是留在职业学校学习技术等。从省级、市级、县级到学校层面上,全省构建了“四位一体”的保障机制。省综治办、省综治委“预青”专项组、团省委、各设区市“预青”专项组等各级相关部门通力合作,将“阳光班级”的各项工作落实到每一个点、每一个学生上。推广模式的道路如何走得更好更远,为有一般不良行为青少年的未来之路添上希望之翼,各方相关专家和学者都给出了可行的建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社会工作硕士教育中心主任赵一红教授说:“可建立社区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预防体系,发展以社区为基础的服务和方案以预防青少年犯罪,同时采取有力措施开展社区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预防工作。建立社区常规化的青少年志愿者服务队伍。常规化的社区志愿者服务队伍包括社区所属单位的青年组织服务队等,对社区青少年的教育帮扶起着非常重要的辅助作用。”

  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徐光兴教授说:“江西目前推广的‘阳光班级’模式是一个非常好的探索。这个探索过程需要不断地去调试,去适应青少年的心理动态及行为动态。要多加关注此类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重视心理辅助工作。心理问题要多加区分,行为问题要从考虑他们需求的角度出发。”徐光兴教授就进一步发挥“阳光班级”模式的良性效果,提出应给“阳光班级”老师做一些定期培训。培训不仅可以适当调试老师的职业倦怠感,也有利于老师接受最新的教育理念,从而调试教育方法,更好地帮助此类青少年。此外,在教育矫治的过程中,要注意“心理弹性”,关注矫治后,此类青少年是否会有“复发”趋势。

  在全省开展有不良行为青少年教育矫治的工作实践中,取得成绩的同时,也形成了一些思考。省综治委“预青”专项组组长、团省委书记曾萍表示,我省正在着力打造源头预防、过程防治与结果导向相结合的一体化教育体系,探索纵向贯通、层层递进的链条化矫治模式,建立党政主导、部门协作、社会参与的系统化工作格局,力争不断强化机制保障,确保教育矫治的科学有效。

  记者手记


  现在的我,回想起当年十几岁的时光,依稀记得,因年少叛逆,与家人争吵过,对未来彷徨过。庆幸的是,我性格还算开朗,与好友吐过槽,对着空旷无垠的江面呐喊过、哭过、笑过,叛逆青春期也就这么过去了。如今回味那段日子,不禁莞尔一笑,“那时候的自己真可爱”。是啊,谁的青春年少不天真不烂漫?可当我接触了解到“有不良行为青少年”这个群体时,看着他们稚嫩的脸庞,又看着他们对未来怀有小小希望时,我内心一颤。他们或因家庭关爱的缺失,或因学校老师的冷漠,或因社会的过度“标签化”,一步步走偏成长路,迷失自己。接触了解过一个个转化案例后,我发现其实他们渴望被关爱。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关爱他们、走近他们、理解他们,这是让他们融化心灵坚冰、重返校园及社会最基本的前提。用心一点点走入他们的内心,在心底给他们造就一个温暖太阳,让心地善良的种子及理想之花生根、发芽、绽放,这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江西日报记者 齐美煜

  作者:齐美煜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