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_art.htm

名师荐书 | 美即是真:《济慈诗选》

唉,要是有一口酒!那冷藏

在地下多年的清醇饮料,

一尝就令人想起绿色之邦,

想起花神、恋歌、阳光和舞蹈!

要是有一杯南国的温暖

充满了鲜红的灵感之泉,

杯沿明灭着珍珠的泡沫,

给嘴唇染上紫斑;

哦,我要一饮而悄然离开尘寰,

和你同去幽暗的林中隐没。

                                                                              ——《夜莺颂》

约翰·济慈(1795─1821)是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他的诗诗体丰满,流着糖和蜜。若说叶芝塑造的是轻灵忧郁的仙子般的少女,那么济慈创造的便是丰腴多情凝脂皓腕的闺阁贵妇。他虽只活了26个年头,留下的诗作也不算多,但只要是真正热爱诗歌艺术的人,都会在内心深处为济慈保留一个特殊的位置。为什么济慈如此令人难忘?他身上到底有哪些东西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今天,就从来自傅修延老师推荐的《济慈诗选》带大家走进济慈的艺术世界,一起在诗歌中找寻答案。

 
H1
名师荐书

第三弹

 


推荐书目:《济慈诗选》

H2

书名:《济慈诗选》

作者:约翰.济慈  译者:查良铮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58年

推荐人:傅修延

傅修延,文学博士。江西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西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江西师大叙事学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并于1980年代与本世纪初分别在多伦多大学比较文学中心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英语系访学。现为国家社科基金会议评审专家,中国中外文学理论学会叙事学分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中西叙事传统比较” 首席专家,长期从事比较文学和叙事学与赣鄱文化等领域的学术研究。主要著作有《讲故事的奥秘——文学叙述论》、《先秦叙事研究——关于中国叙事传统的形成》、《叙事:意义与策略》、《赣文化论稿》、《江西文化》(主编)、《济慈书信集》(译作)、《济慈评传》、《济慈诗歌与诗论的现代价值》与《中国叙事学》等。专著《济慈诗歌与诗论的现代价值》入选2013年“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推荐理由

1、诗歌美妙 济慈的创作字字珠玑,读后口舌生津颊有余香。这年头许多诗歌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记忆,济慈的一些名句却历久而弥新,一经吟诵便会让人终生铭记。在灰色情绪袭来时,我们不妨轻声读上一段《夜莺颂》。那样的诗句就像陈年佳酿一样发出醉人的芬芳。济慈被人们称为“诗人中的诗人”,他不同于一般诗人的地方,在于他是用一颗玲珑剔透的爱美心灵来歌唱。

2、济慈对诗歌炽烈的爱 济慈曾经这样宣布:“我发现没有诗歌我无法生存下去──没有永恒的诗──半天也不成──整天更不成。”济慈因着对诗歌的爱,他一头扎进了文学艺术的汪洋大海,体现了一种偏向虎山行的大无畏气概。济慈对诗歌的真挚之情,像镜子一样映照出大多数人的凡庸:有多少诗歌爱好者能这样为真爱献身,即使粉身碎骨也义无返顾?滔滔者天下皆是,有些人平素也喜欢谈诗说艺舞文弄墨,商品大潮泛起时却头也不回地蹈海而去,将他们在缪斯面前立下的誓言留在岸上。这些人亵渎了“真爱”一词,在济慈面前人们不可能不肃然起敬,不可能不自我检点起对艺术的忠诚程度。

H3

3、对于美的无限眷恋 诗歌是美的艺术,济慈曾经说过: “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对于美的感觉压倒了一切其他的考虑,或者从进一步来说,取消了一切的其他考虑。” 如果说雕塑家罗丹拥有一双善于攫取美的眼睛睛,那么济慈拥有一颗对美特别敏感的心灵。美在济慈的诗歌中占据了中心位置,“beauty” 是他笔下使用频率最高的名词,雪莱因此在长诗《阿童尼》中这样评价他:

他本是“美”的一部分,

而这“美”啊,

曾经被他体现得更加可爱。

基于对美的热爱和对想象力的信心,济慈在《希腊古瓮颂》中提出了“美即是真,真即是美”这个内涵深刻的命题,“美即是真”如今已是脍炙人口。

4、济慈的不幸早夭  济慈像一颗流星一样在诗坛上掠过,他生前写下的哀悼查特顿的诗,恰像是他未卜先知为自己预先写好的挽歌:  

忧伤和苦难之子!

啊,你的命运是多么悲惨!

天才和崇高的争论徒然

在你眼里闪烁,过早的死

已使他幽暗……

一位天才的早夭是世间最悲惨的事,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另一面:济慈因为早夭在读者的记忆中永远与暮气无缘,我们印象中的济慈永远都是不满二十六岁的青年,永远散发出一股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这又未尝不是诗人之福。济慈对人世间只留下惊鸿照水般的一瞥,但他那些如春花绽放般的篇章,足以使他在群星灿烂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运动中,放射出自己夺目的光辉。

H4

5、济慈豁达宽广的胸襟 济慈的人生道路远非一帆风顺,纷至沓来的磨难损害了济慈的身心健康,然而济慈对命运从不抱怨,他的诗歌和书信中很少流露出忧郁或伤感,他对自己坎坷的人生总是抱着一种甘之如饴的态度。正如他在诗歌《在寒夜的12月里》写道的那样:

在寒夜的12月里,

呵,快乐、快乐的小溪,

你的喋喋从不记得

阿波罗夏日的笑意;

你带着甜蜜的遗忘

经历过结冰的约束,

对于这冰冻的季节

从来,从来也不恼怒。

6、济慈对生命真谛的透彻领悟 他在《幻想》一诗中叹息:

哪里有不褪色的人面,

哪一位少女百看不厌,

她的红唇会永远新鲜?

他在《初见爱尔金壁石有感》中写道:

每件神工的玄想的极峰,

都在告诉我,我必将死亡,

像仰望天空的一只病鹰。

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总是稍纵即逝,难以持久,济慈也因而常常为之叹息,然而济慈的生命感悟却并不悲观,他在花落花开、四季轮回的新旧交替中看到大自然中的生生不已,认识到旧美的消逝预示着新美的再生。在《蝈蝈和蛐蛐》中,济慈赞美了大地上循环不息的美:夏有蝈蝈鸣,冬有蛐蛐唱,大地的歌声永无尽时!在《仙灵之歌》中,他心中已经出现了 “美在未来” 的思想萌芽:

不要悲哀吧!哦,不要悲哀!

到明年,花儿还会盛开。

不要落泪吧!哦,不要落泪!

花苞正在根的深心里睡。

人们都说济慈客死异乡多么悲惨,但我认为他在与夜莺一道“悄然离开尘寰”时,脸上还可能挂着一丝“美在未来”的微笑。

H5

济慈的追求不能用唯美主义来形容,他用想象中的艺术世界来抗衡现实中的金钱社会,从而实现自己在人世间的诗意栖居。诗歌没有国界,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是全人类共同享有的精神财富。

人是需要有诗心的,没有绿地的城市不适合人类居住,没有诗歌的社会也是一片精神沙漠。干枯和沙化的心灵需要用诗歌的清泉来浇灌。为此我们更应再度走近济慈这位先知先觉之士的世界,倾听他那夜莺般的动人歌声声,接受他身上人文艺术精神的感染,以重燃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激情,使生活恢复应有的诗性。

下期名师荐书,我们继续相约!

来源: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