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_art.htm

路西法效应: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路西法效应——恶人要防,善人也要防。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从小白兔与大灰狼之类的故事中被灌输了“好人”与“坏人”的概念。
 
好人受到大家的爱戴和信任,而坏人则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即使不喊打,也要防之又防。
 
 
坏人是理所当然要提防的,那么好人呢?
 
好人就真的不会做坏事吗?
 
好人就没有恶的一面吗?
 
好人和坏人真的是截然对立的吗?
 
从人的本性上讲,真的有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吗?
 
对于这个问题,著名的人性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给出了答案。
 
1971年,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任教,津巴多将斯坦福大学心理系的地下室改建成一个模拟监狱,并通过报纸广告招聘了24名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均通过了身体健康和心理稳定测试,这些测试在筛选监狱实验的受试者中是至关重要的。
 
这些受试者都是男性大学生,被随机分为12名狱警和12名囚犯。津巴多自己也参与其中,并且将自己任命为“监狱长”。
 
为了使实验更真实,每一个担任“囚犯”的学生都穿着犯人的衣服、戴着脚镣和手铐。
 
有些学生是在家里被“逮捕”的,被铐上手铐、戴上牛皮纸头套,而执行逮捕行为的是同意与津巴多合作进行实验的加州警方;
 
担任看守角色的学生则穿着警服,并戴上黑色的墨镜以增加权威感,他们拥有一切真实狱警所拥有的权力。
 
自愿参加实验的学生们被告知在实验过程中他们有可能被侵犯部分人权——之所以设定得如此真实,是为了让双方能真正进入预设的角色。
 
实验开始后,每个受试者都花费了一天左右的时间来适应这种生活,然后,这群受当时美国嬉皮士作风影响的“囚犯”开始挑战权威,就在第二天,“斯坦福监狱”发生了暴动。
 
为了制止暴动,一些“狱警”开始逼迫囚犯裸睡在水泥地上,并以限制浴室的使用(常常被剥夺的特权)相威胁。
 
他们强迫囚犯做羞辱性的训练,并用双手清洁马桶。
 
这些正常的、心理健康的 “看守”在镇压方面学得很快。
 
 
随着实验的进行,“看守”们采用的惩戒措施日益加重,以至于数次被实验人员提醒。
 
在实验进行到第36个小时的时候,一名囚犯因受到的精神压力过大开始出现哭泣、咒骂等各种歇斯底里的症状而退出了实验。
 
实验进行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正常的、心理健康的一个学生已经被一群实验中的看守者折磨得濒临崩溃。
 
在12名“狱警”中,最臭名昭著的是一个名叫约翰·维尼的志愿者。
 
他多次被观察到戴着黑色的墨镜,手持警棍,身穿制服,放声号叫,痛骂犯人,并在犯人报数时表现出粗暴的态度。
 
甚至连实验的主持者津巴多也渐渐进入了“监狱长”的状态,每当看到犯人们被“看守”用脚镣锁成一列,每个人都戴着头套被拉到浴室洗澡的情景,他都会兴奋地对他的女友说:“快来看,看一下现在要发生什么!”“看到没有,这场景真是太棒了!”
 
而事实上,不管是津巴多、约翰·维尼还是其他正常的、心理健康的志愿者,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是不折不扣的好人。
 
这个骇人听闻的实验在进行到第六天的时候,已经完全失控了。
 
在津巴多的女友的强烈抗议下,津巴多才不得不终止了实验——而有一些“狱警”则对此表示了遗憾。
 
在“斯坦福监狱”中,人性中的“路西法”(魔鬼撒旦的别名)被彻底释放了出来,实验证明: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恶”的因子,只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这一因子被深深地掩埋了,但只要有合适的土壤、合适的环境,“路西法”会毫不犹豫地占据人心,把一个“好人”毫无过渡地变成所谓的“坏人”。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是一句最质朴的话,不要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好人就可以放松警惕,好人只是特定场合下的好人,或许换一个情境,好人就会变成魔鬼。
 
不管对谁,都应该留三分余地,不要把自己的后背轻易交给别人。
 
防备好人其实比防备坏人更难,因为好人的善良不是装出来的,他们是真的善良——至少在特定的场合是这样。
 
比起坏人的奸恶或者伪善,好人更容易让人失去警惕。
 
但是,人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西方有一句谚语:“每个人的衣柜里都藏着一副骷髅。”
 
即使是好人,心里也深藏着魔鬼“路西法”,一旦你对某人给予了绝对的信任,就等于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路西法”。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