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_art.htm

塞涅卡《论读书》

塞涅卡(约公元前4—公元65)古罗马哲学家。生于今西班牙之科尔多瓦。父亲是骑士和修辞学家。少年时代在罗马学习修辞和哲学。曾在卡里古拉帝时任财务官。后被放逐于科西嘉岛。公元49年,新皇后将他召回罗马,任命为掌管司法事务的执政官,并担任她儿子尼禄的家庭教师。尼禄继承皇位后,塞涅卡成为他的主要顾问。因尼禄暴,曾一度退隐,后被尼禄勒令自尽。写有大量哲学短论,主要有《论愤怒》、《论》、《论闲暇》、《论幸福生活》以及《论道德书简》等。
 
从你告诉我的和我听到的来看,我觉得你是很有前途的。你没有狂奔乱跑,四处易地,也没有不断搬迁,搞得自己心绪不宁。那种烦躁焦虑正是病态心理的表现。按照我的想法,一个人能够独自度过一些时间,是他情绪稳定的最好证明。
 
关于你提到的那种阅读方法,即对许多不同作家和各种各样的书籍的阅读,必须注意不能有杂乱散漫和随意任性的成分。如果你想从阅读中获得值得你永远铭记在心的知识,你就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研读那些无疑是富有天才的作家们的作品,不断从他们那里取得养料。
 
每个地方都去,等于哪里也不去,一生都在国外旅游的人,结果是在许多地方能够受到殷勤的招待,但得不到真正的友谊。对于任何一个大作家的作品都没有深刻的了解,而是从一个作家跳到另一个作家,走马观花式地阅读所有作家的著作,这样的人就像那种旅游者。刚吃即呕的食物不为身体所吸收,也就对健康无所裨益。不断改变治疗方法最不利于治愈疾病。
 
伤口要是当作试验各种膏药疗效的对象,那是不会愈合的。经常移栽的植株决不会长得茁壮。没有一个东西会如此有用,竟至所到之处无不因之受益。有许多书籍甚至只是有害无益。因此,如果你不能阅读你所有的藏书,拥有你能够阅读的部分也就够了。如果你说:“但我想在不同时间里读些不同的书。”那我将这样回答你:一个接一个地品尝菜的味道,正是胃口不好的表现;食物名目繁多,种类殊异,不是滋补身体,而是戕害健康。所以,还是一直研读成熟作家们的作品吧,如果产生了转换的念头,就立即回到已经熟悉了的作家们那里去。
 
每天也要学得一些帮你面对贫困或者死亡,以及其他不幸的知识。
 
浏览许多不同思想之后,要选取其中一个,认真思考并当天予以彻底消化。我就是这样做的。在我一直阅读着的那些思想著作中,我牢牢地抓住其中一个。我今天的想法就是从伊擘鸠鲁那里得到的(是的,我实际上是投靠敌对的阵营了——但目的是为了侦察敌情,而不是叛逃)。伊璧鸠鲁说:“欢乐的贫穷是一种光荣。”但既然是欢乐,就根本不是贫穷。贫穷的人不是所有太少,而是总在追求更多的财富。
 
一个人如果老是觊觎他人之物,时刻计算着的是他尚未到手的东西,而不是他已经有了的一切,那么,他保险柜里或谷仓里有多少积蓄,他有多少牲畜可以放牧,有多少资本可以生息,又说明什么问题呢?你问一个人财产的恰当界限是什么吗?第一是必要,第二是足够。
 
 
(姚又春张建军译)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