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eft_art.htm

加拿大寄宿学校发现215具儿童尸骨,一段可怕黑暗历史被挖出

近日,在一所位于加拿大卑诗省坎卢普斯市的印第安人寄宿学校遗址地下,人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
 
学校地下竟然埋葬了215具儿童的尸骨,其中年纪最小的仅有3岁。
 
在上周四,加拿大原住民组织(Tk’emlups te Secwepemc First Nation)公布了一项声明,
 
表示他们聘请了探地雷达专家在一所前寄宿学校进行调查,结果初步结果显示有215具尸体埋在这所学校的地下,
 
而且很有可能,真实尸体数量会比雷达探索出来的数量还要多....
加拿大原住民组织主席洛桑·卡西米尔表示:“据我们所知,这些儿童尸体都是没有记录在案的。”
 
也就是说,这200多个孩子的死亡,都没有人曾经报告过,也没被记载在学校的历史上。
她补充说:“最小的只有3岁,我们正在以最深切的敬意来确认这些失踪的孩子的身份,但我们只知道这所学校是这些孩子最后安息的地方。”
 
目前他们已经和当地卑诗省皇家博物馆合作,希望能够找到其他相关的死亡记录来确定死者身份,但他们认为找到的可能性不大。
 
而根据国家真相与和解中心对该校历史的记录,在1910年校长曾表示,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钱来养活学生。
 
1924年,学校的一部分被大火烧毁,当时该学校记录了51人死亡。
 
但这和215具尸体的数字,还是存在较大的差距。
 
到底这些孩子因何而去世?为什么没有身份和死亡记录?他们生前都遭遇了什么?这些问题都没人能够回答。
这次大型尸骨事件被披露后也震惊了当地居民,尤其对于原住民社区来说,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冲击事件,
 
他们也把当年遗留下来的人权问题再次搬上桌面,控诉当年寄宿学校系统对原住民的压迫和虐待。
 
要理解为什么原住民会如此愤怒,我们还需要从150多年前,加拿大印地安人寄宿学校系统说起。
 
该系统在加拿大联邦化(脱离英国殖民)前就开始出现,来自法国殖民者想要同化原住民,也就是把他们的文化、语言等强加给当地的人民,以达到殖民目的。
 
但是当时原住民对于殖民者与其同化策略抱持反对态度,坚决不愿交出自己的孩子。
但1876年随着《印第安人法》的立法和寄宿学校的建立,法律强迫原住民孩子必须就读于日间学校,职业学校、或寄宿学校三者之一。
 
但由于前两者几乎位于都市地带,对于偏远地区的原住民族而言,寄宿学校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而其实这也是当时立法者的目的,他们还故意把寄宿建立在距离原住民部落很远的地方,来把孩子和父母分开,这样就能够完全把孩子教化成他们想要的样子。
从大约1863年到1996年,超过三成原住民儿童(约15万人)被迫从家人身边带走并安置在这些寄宿学校中。
 
在毕业之前,他们被禁止离开学校一步,所有活动都在学校内进行。与其说这是寄宿学校,这更像是一所原住民儿童监狱。
 
他们吃的也非常简陋,通常一顿晚餐是一片火腿,土豆或者是发霉的面包和牛奶。
学校还禁止他们说自己的语言或了解他们的文化,强制他们说法语或者英语,一旦发现他们违反规定,体罚和精神上的虐待必不可少。
 
校方美名曰为这是“让他们文明化,融入加拿大社会”的教育,但事实证明这是赤裸裸的种族文化清洗。
 
直到1996年,随着最后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关闭,这样一个有着邪恶目的的学校系统才最终被瓦解。
 
但是他们已经对原住民社区造成了不可修复的伤害,据统计至少有6000名儿童在就学期间死亡。
 
而且当年的寄宿学校还是由各种教派管理的,其中大多数为罗马天主教。多年后更有幸存者爆出他们被性侵的经历。
 
“很多孩子去了学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这样的话被记录在了原住民社区幸存者的研究报告里。
 
对于当年在学校里的经历,很多幸存者还心有余悸。他们的一些同学因为试图逃跑而死在荒郊野外,有的同学可能突然就失踪了,但都不知道他们后来到底是生是死。
 
曾在库珀岛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读书的两个姐妹12岁的比弗妮和14岁的玛丽莲,她们试图逃离学校却最终溺水身亡。
 
有的学生甚至在加拿大寒冬时出逃,结果在暴风雪中没找到方向后冻死在野外。
 
而那些活着从寄宿学校走出来的原住民学生也往往陷入既无法成功融入加拿大社会也无法回归部落文化的困境里。
 
有研究表明,近代原住民族遭受到的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和酗酒、药物滥用、高自杀率等都有直接关系。
 
然而直到2008年,原住民才等到来自政府的道歉。
 
在2008年6月11日,加拿大前总理斯蒂芬·哈珀公开为加拿大政府及下议院中的各联邦领导人在过去对原住民族的种种迫害表达道歉。
 
而说回这次发现地下埋有215具儿童尸体的寄宿学校——坎卢普斯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建立于1890年,它有超过130年的历史。
 
开设中期曾经是全加拿大规模最大的儿童寄宿学校,直到1969年被联邦政府接管改为日制学校。之后该校在1978年正式关闭。
 
现年87岁的艾玛·贝克曾是坎卢普斯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的一名学生。她说,当年总是有关于墓地的“谣言”。
 
 
她回忆道:“那里有一个大果园,我们过去常常在果园里听有关墓地的传闻,但似乎没人知道墓地具体在哪里,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是否属实。”
 
当被问及当年在那里上学的感觉时,艾玛回答称:“这就像在监狱里。我们不允许去任何地方,如果我们的家人想来探访,他们只能每周来一次。”
 
 
艾玛说,各级政府的道歉“没有任何意义”,她希望人们知道原住民学生当年的经历。她说:“牧师和修女都沉默不言,但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上周五,有市民在温哥华美术馆前面举行了悼念仪式,他们在台阶上放了215双童鞋,以代表那些死去的无名氏孩子们。
海达族原住民古尔吉特·贾布也参加了悼念活动,她在接受《 CTV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以前也曾在卑诗省奎斯内尔附近的一所寄宿学校就读过。
 
对于在坎卢普斯发现的惊人新闻,她感到十分伤心:“像我们许多幸存者一样,我们感到震惊。这样的消息对我们来说是毁灭性打击。
 
我为此伤心地哭了,因为他们有可能是我们的一员。”
 
她说:“这些学校需要承担责任,他们应该被起诉。这些机构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负责。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是谋杀。”
 
 
玛丽·艾伦是UBC印第安住宿学校历史与对话中心的主任。她称,整个寄宿学校系统都侵犯了人权。
 
“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解决这些学校遗留下来的人权问题。集体坟墓可能是一个犯罪现场,是一个可能存在严重侵犯人权证据的地方。”
 
她说,加拿大政府需要有“适当的框架”,以应对在寄宿学校发现坟墓的问题。
 
 
这次发现的215具没有记录的儿童尸体,让人们再次看到当年寄宿学校系统的残忍邪恶一面,但这都只是冰山一角。
 
要不是这次他们的尸体被发现,世界上也许没有任何人记得他们曾经存在过,
 
这该是一种多么绝望的孤独啊...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江西・南昌紫阳大道 99 号  邮编:330022 Tel:0791-8120300
赣ICP备05000146号 管理员信箱: root@jxsdwl.cn